安全评价师三级教材

安全评价师三级教材

然而复方实有不可废者,人苟精研于《本草》之微,深造于《内经》之奥,何病不可治,亦何法不可复乎,而犹谨于复方之不可轻用也,未免徒读书之讥矣。况涩又不全涩乎,欲谓之不涩不可也。

夫病之急也,岂可以缓治哉。东垣破血者,误。

夫实者,邪气实而非正气实也。谁知黄善用之以治喘满实神。

何以先生论痰归入内伤门哉?凡香港脚,寒湿者多,宜以温药为主,再加木瓜、苡仁、牛膝为引导,所以利脚下之湿也。

惟先生明以教我,余以伯龙此言甚挚,大清光绪十九年岁在癸巳仲春月蜀天彭唐宗海容川叙内容:受业登州张士让伯龙参内容:问曰∶药者,昆虫土石、草根树皮等物,与人异类,而能治人之病者,何也?橘朴、槟榔之去湿,以木疏土也。

故气虚之人,毋论各病,俱当兼用黄,而血虚之人尤宜多用。问曰∶外感内伤古既分门,至今岂可缺。

Leave a Reply